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戏剧歌舞 > 正文

这两年王珮瑜进行了很多京剧演出的尝试

2020-08-25 18:29:43 来源:美梓网

王珮瑜的创新型的京剧清音会,想以单纯的余派的清峻声腔和京胡魅力,让人找到京剧之美。

不同于谭鑫培的云遮月、程砚秋的诡音、余叔岩的宽厚不够、杨宝森的峭拔不及,当代的年轻京剧演员往往拥有最完美的声音。可是,正如艾伦·金斯堡诗歌《嚎叫》开头的第一句说的:“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,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,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”。联欢会上的京歌和完全打破京剧“虚拟性、程式化、写意型”(王元化语)特征的新编京戏,像毒品一样,将这些嗓子和他们的宝贵时光毁了。

王珮瑜的“瑜音绕梁京剧清音会”则不同。王梦生《梨园佳话》有言:“戏之佳处、全在声音悦人。患疾者弦管以哗之,患郁者金鼓以震之,抱不平者妙歌缓节以柔下之,悲作客者,闲情艳唱以慰劳之。”王珮瑜的京剧清音会,大概也是想以单纯的余派的清峻声腔和京胡魅力,让人找到这种原始的感情本能和纯净的审美。

单从清音会的声腔演绎来论,演出并不完美。“一轮明月照窗前,愁人心中似箭穿”,是《文昭关》最有名的“二黄慢板转原板”,伍子胥内心复杂、一夜白头,放在第一段唱,没有给演员机会去进入情绪。到了《洪洋洞》“自那日朝罢归身染重病”的“二黄快三眼”才找到状态,及至唱到《赵氏孤儿》“老程婴提笔泪难忍”时,王珮瑜方入佳境。

张火丁也曾经说,自己演唱会上的清唱,从来没有满意过。概因京剧演员不穿戴装扮起来,不穿上厚底髯口,没有那么多对手演员配着,很难瞬间进入剧情。不过,京剧传统流传下来的东西,到底是好的。即使不能尽善尽美,也足可令初次接触京剧的人心醉。

另外可以看出王珮瑜对于琴师和传统尊重的是,在逐一介绍了台上的乐师之后,老胡琴的出场。这把曾为余叔岩先生的十八张半唱片伴奏了十二张的京胡,历经100多年,由余叔岩先生当年琴师的嫡孙出场为王珮瑜操琴伴唱。声音古雅,清越不亚当年。

和史依弘、刘铮一样,这两年王珮瑜进行了很多京剧演出的尝试。“清音会”结尾时,瘦瘦小小的女生王珮瑜孤勇可嘉,宣布还将在上海开始为期一年的传统骨子老戏展演。创新形式,延续传统,要真正留住这些艺术,一切的尝试都还不晚。


潮流音乐 www.238dj.com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梓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