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死囚

2020-09-01 12:29:38 来源:美梓网

在中华传统文化中,民间故事占据了很大的地位。在许许多多的故事中,我们不仅感受到了听故事的快乐,更感受到了传统文化。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篇关于死囚的民间故事,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死囚吧。

死囚的故事

省第一监狱关着四个死刑犯,他们即将要被执行死刑,四个人都很颓唐。他们靠着墙坐着,谁也不说话。突然,一个死刑犯说,我们这样坐着也实在没有意思,不如我们在死前都讲一个自己的故事吧。四个死刑犯相互看了一眼,说话的那个死刑犯说,既然是我先提出来的,就由我来先讲。

一把刀的故事

我一直很穷,一直到三十五岁的时候才结了婚,可是结婚的第二年,老婆就跟人家跑了。

老婆跑了,对我打击很大,我翻出了父亲临死时留给我的一把刀,准备抢劫。

从那天开始,我就注意我家对面楼的一个女人。对面楼是高干楼,那个女人穿金戴银的,我知道她一定有钱。

我发现,这个女人几乎每天都回来得很晚。半个月后,我决定动手了。我拿着刀,感觉刀有些长,就用铁锯把刀柄锯掉了一些,尽管拿着不如原来舒服了,但这样便于放到兜里,露不出来,不容易被人发现。

那天,那个女人十点多回来了,我就尾随着跟进了楼里。在楼道里,我把这个女人逼住了。这个女人很配合,她说要什么都给我,而且不报警。我犹豫了一下,毕竟没有干过这样的事,这也太顺利了,我怕这女人有什么诈。在我犹豫的时候,这个女人说,如果你不伤害我,我再给你五万,你可以跟我去家里取,家里没有别人。

也许我太贪心了,犹豫了一下就去了,那可是五万块钱,我从来没有拥过这么多的钱。如果有了这么多的钱,老婆看上的那条项链我就能买给她了,她就会回来。

女人带我进了她的家里,她说给我找钱,我就松开了她。我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,用什么方法报的警,我听到了楼下警笛声,就知道她报警了。

我对那个女人说,这可怪不得我了。女人说,警察马上就来了,你不伤害我,我就说你是我弟弟,我们吵架了。我知道,这个女人又在说谎,我说我不会相信你了。那天,我把那个女人扎了三十多刀,女人倒下的时候,我才感觉到害怕,我想自杀,警察就冲了进来,把我按倒在地上了。

我知道,我很快就会被处死,可是有一件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事发生了,我当时差点没疯了。几天后,警察告诉我,我的凶器,就是那把刀,是一把古刀,如果完好,至少值十万块钱,可是现在却值不了几个钱了。

这个死刑犯讲完,其他三个死刑犯愣在那儿半天不说话。

死囚的故事(2)

一粒种子的故事

几分钟后,另一个死刑犯开说了。我生活在穷山区,从那山区走出来,最快也得要三天三夜。在我家对面有一座山,山很高,上面有血燕,血燕窝很值钱,但是那山很高,很险,而且血燕的窝都在更险的位置。采血燕窝是个很危险的活儿,一不小心就会命丧悬崖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一般人也不会上去采血燕窝。

那年,我父亲因为我得了病,决定上悬崖采血燕窝,我母亲不让他去,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,父亲执意要去。

那天,母亲给父亲准备了一粒种子,这种子是我们山区一种树的种子,生命力很顽强。在我们那儿,采燕窝的历史应该有一百多年了,这一百多年来,都有一个习俗,就是上崖采血燕窝的人,都要吃下这种树的种子,因为上崖的人都是九死一生,摔下来就是粉身碎骨,甚至找不到完整的尸首,有了这粒种子,出现这种情况,就会在摔下来的地方,来年春天的时候长出这种树苗来。这树苗就是人的灵魂,也叫树碑,以后每年亲人们就会来这里祭扫亲人。

父亲上崖的那天,母亲扶着我走到门口送父亲。

就在那天,父亲摔进了悬崖。母亲哭喊着和乡亲们一起找到了父亲已经摔烂了的尸体。

埋葬父亲那天,从父亲破烂的肚子里滚出一粒种子来。我把种子捡起来让母亲看。母亲看了后,脸色大变。我问了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母亲却不肯告诉我。

一年后,我无意听到了关于毒种子的事。毒种子就是在种子上用工具钻一个小孔,然后往种子里放进毒药。这原本是用来毒杀糟蹋庄稼的麻雀和山鸡的。我当时就想,是不是我父亲的种子被人动了手脚。

几天后,我问出母亲谁给的种子了。我找到了那个人,那个人承认是他给错了种子。母亲就是担心我年轻气盛,知道真相后闯下大祸才没敢告诉我真相。但我还是把那个人杀死了。

我被带走的那天,向母亲要了四粒种子。我想等我死后,母亲还能够找到我。

一个犯人问,你为什么要四粒种子呢?这个死刑犯说,我也担心会有长不出来的种子。

死囚的故事(3)

一篇小说的故事

一阵沉默后,第一个讲完故事的死刑犯,转头看着另一个死刑犯说,该你了。

这个死刑犯戴着眼镜,文质彬彬的。他说,我大学学的是中文。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我就想到了写作,毕竟在学校的时候,我也发过一些文章。

开始写作后,我日夜不停地写,可是发出去的文章都是小豆腐块儿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王朔、韩寒、郭敬明那样出名,挣版税。我希望有人能指点我。于是,我就找到了我们市里的一个作家,他还有一些名气,我死磨硬泡的,他认我当了学生。

有一次,我在他的电脑里看了他的一篇二十多万字的小说,小说确实是写得非常好。我一时鬼迷心窍,趁他出去的时候,我把小说存到我的U盘里后,把他的小说删除了。我知道他没有备份的习惯,删除后,他就没有原稿了。

拿到小说后,我署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送去了杂志社。我没有想到,很快这篇小说就发表出来了。我那段日子非常害怕,怕老师找到我,他把事情说出来,我的前途就毁掉了。

那一天,老师还是找到了我。我以为老师会大骂甚至是痛揍我一顿。没想到老师说,我只想正名,告诉所有的人,这篇小说是我写的就行了。

我当时就蒙了,这样我的一切就都没有了。我给他跪下了,哭着求他,而且还答应给他两万块钱。可是我的老师说,多少钱都不行,让我一个星期内向杂志社说明情况,并在杂志上道歉。

第三天的时候,我的老师又打来电话,电话里我听老师像是喝醉了酒,我突然决定杀掉他。我告诉老师,道歉信我已经写好了,让他过来拿。老师到我家要经过一条行人很少的护城河,我尾随在老师背后,把他推进了河里,并制造了老师酒后不慎跌入河中的假象。

后来,那篇小说越来越火了,我的名气渐渐地大了起来。我陶醉在这种幸福中,我的老师也火化了,我想这事就过去了。然而,我没有想到,有一天警察来了,把我带走了,他们说我杀了我的老师。警察叫来了一个证人,那个证人我认识,是我老师的女儿。老师的女儿说,那篇小说中,有一段描写:街上的灯摇曳着,拉出柔软的光线来,是那样的软绵无力,就是我今天喝醉了酒的心……

我听完后说,这又会怎么样呢?那确实是我写的一段小说里的描写,这有什么不正常呢?老师的女儿问我,你敢肯定是你自己写的?我说,当然,我的小说还能谁来写呢?我老师的女儿突然就疯了一样,扑到我的面前,抓破了我的脸,警察把她拉开的时候,她哭着骂我是杀人犯,是凶手。

老师的女儿情绪稳定后接着说,你不是近视眼,而我父亲是近视眼,只有近视眼的人看夜晚的灯光才会是摇曳的,而且还拉出很多光线来。我当时头一下就大了,愣了许久,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。

死囚的故事(4)

惯偷的故事

最后一个死刑犯说,我这是第三次进宫了。第一次没有什么好讲的,就是因为打架,伤害罪,判刑三年。

第二次进宫是因为盗窃,因为破坏是的光缆,我还有前科,判了十二年。这十二年对我来说,太漫长了,我就想逃跑。我尝试着跑了两回,都没有跑成,还加了三年刑。但是,我依然没有放弃,我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
我们监区就在大墙二十米的地方加工蜂窝煤。那天,我突然就大叫,我要越狱,我要越狱……当时看着我们的两个队长吓出了一身汗,冲过来就把我按倒在地上,然后关进了小号。一个星期后,我从小号里出来。没过两天,我又大叫着,我要越狱,我要越狱……然后就疯狂地跑。我再次被按倒,送到小号里。

这次我被关了半个月,半个月后,我回到了监区,继续干活。干了两天后,我又大叫着,我要越狱,我要越狱……这次队长没有跑过来,站在那儿看着我,我疯狂地跑了一阵后,就回来了。队长骂我,精神病。

就这样,我每天一遍,队长和犯人都习以为常了,甚至拿这个当一个节目来看。其实,我一直在观察着逃跑的机会。这个机会终于来了,我那天下午又发了一次疯,脱离了队长的视线后,我藏到一辆拉货的货车里顺利逃走了。

我逃出来就是为了要找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我奶奶。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我奶奶,我犯了罪,都是因为我奶奶的娇惯,我父亲和母亲离婚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到母亲。父亲为了养活我,每天去赚钱,我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我记得七岁那年,我从邻居家偷了一棵白菜,奶奶竟然说我顾家,长大了肯定错不了。我从那天起,几乎隔个三五天就会受到奶奶的表扬。后来,因为一些事,邻居找到了奶奶,奶奶都把他们骂了回去。

我就这样,习惯了偷盗,每天不偷就难受。我这次逃出来,就是陪着奶奶吃完最后一顿饭,我进来的时候,她已经八十五岁了,我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奶奶看到我回来,就搂着我哭了起来,然后我说我饿。奶奶像以前一样,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都做了。奶奶做完饭后,我说,奶奶你陪我一起吃。趁奶奶吃饭的时候,我用一把铁锤砸死了她。

这个死刑犯说完,其他的三个人都沉默了很久。那个拿着种子的人说,现在我们不再讨论对错了,这对我们已经没有意义了。我手里有四粒种子,分给你们每人一粒吧。将来也许会有人能够看到从我们身上长出来的树。

永远也不会发芽的种子

四个死刑犯一人一粒种子,他们心中似乎有了期待,除了拿种子的这个死刑犯,其他的三个死刑犯都给家里写了遗书,希望家里人在他们死后,会原谅他们,到长出树苗的地方去看他们一眼。

然而,他们绝对想不到,他们的种子永远也不会发出芽来。因为,那母亲给儿子的种子是炒熟的种子。这个死刑犯也永远不会知道,这种子长出来的树有个名字叫英雄树,只有像他父亲那样敢于攀登悬崖去采集燕窝的英雄,才配吃下这样的种子。母亲知道儿子杀了人,杀人犯是不配长成英雄树的。

死囚到这里就结束了,


黄石窝优装 http://www.woyouz.com/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梓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