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包公割麦

2020-08-29 17:47:53 来源:美梓网

包公年轻的时候就长得很黑,他为人憨厚诚实,甚至有几分木讷,村里人给他起了个绰号,叫“呆子”,包呆子并不呆,21岁那年科考得中,授官定远知县。按照官场惯例,新官贵人都要互相走动,还要与手下的差役们见个面,赏点见面礼什么的。包拯家中老父有病,嫂娘一个人割麦打场,十分辛苦,他领了官印便匆忙赶回家,将官袍官印藏在嫂娘的房里,去南庄割麦去了。

嫂娘见了包拯,说:“你考试回家,一路辛苦,怎不休息片刻就来干活﹖”她见包拯脸无笑容,猜想这回肯定是名落孙山了,安慰道:“不管考得怎样,都别灰心。男儿有志,总会出息。”包拯感激地点点头,拿起镰刀割起麦来。

日近晌午,嫂娘回家做饭,要包拯也一块儿回家,包拯不肯,说再割一垄就回家。嫂娘一个人刚到家,就有一伙官府的人前来打听包知县家在哪里﹖嫂娘问哪个包知县﹖来人说就是新科得中的包拯包大人,原来他们是定远县的差人,来恭迎包大人走马上任的。12个差役在门口,得知这就是包知县家,张口要讨赏钱去喝杯喜酒,嫂娘一听,十分高兴,包公的父亲却拄着拐杖颤颤颠颠地从屋里出来,指着差人骂道:“你们这伙骗子,怎么又来了﹖前日里也是你们来嚼舌头,说我家包呆子金榜得中,来讨封赏骗去我三百贯赏钱,今日又来了,将门闭上,不要理他们”原来前几天乡里几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得知包呆子应试未归,便来到包家谎报喜讯,骗了老头子三百贯钱。那包老太爷破了财不说,还遭人笑话,正生着闷气,这会儿又见一伙差役来报喜,便破口大骂起来。嫂娘看看来人,不像骗子,却也半信半疑,拿不定主意,轻声对他们说:“我兄弟在南庄割麦,你们自己去找他吧。”

差人们走出村口,问一个正挥汗如雨埋头割麦的小伙子:“兄弟,跟你打听一下,到南庄怎么走﹖包拯包大人在哪里割麦﹖”包拯直起腰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打量着那几个人,心中立刻明白了八九分,故意不搭茬,仍旧割他的麦子。一个差人对他说:“兄弟,麻烦你领我们去见包大人,我们给你跑路钱。”包拯说:“我是打短工的伙计,今日不将这块地的麦子割完,主人怪罪起来,担当不起。”那位差人灵机一动,对包拯说:“这样吧,我们大伙一齐动手,帮你割了这块地的麦子,你再领我们去南庄找包大人,如何﹖”包拯大喜,于是,12个差役三下五除二,不一会儿便将地里的麦子割完了。领头的差役要包拯带路去南庄,包拯却笑着拎起茶壶往回走,说:“过几天再领你们去吧。”差役们见这黑不溜秋的小子说话不算话,拿衙门的人当猴耍,顿时火冒三丈,扭住包拯一阵拳打脚踢,还要把他抓到衙门去问罪。包拯说:“去衙门可以,总得让我回家取两件换洗的衣裳。”这时候,村里人见包拯被打,都赶来询问究竟,问清了因由。村里人说:“这就是南庄,你们打的就是包拯。他是包呆子能做上知县﹖肯定是弄错了。”差役们看看包拯,见他天生没一点官相,扭着他来到包家门口。嫂娘和包老太爷见包呆子被人捉了,不知犯了什么事,大吃一惊,那包拯从嫂娘的房中取出冠带穿毕,手捧官印气宇轩昂地走出门来,差役们见了,一个个目瞪口呆,磕头便拜。包拯风趣地说:“我家很穷,拿不出赏钱,你们12个人每人打了我一拳,踢了我一脚,就算我各赏了你们20贯,怎么样啊﹖”差役们哪里还敢讨赏﹖一个个吓得脸都变了色。

就在这时,天色突变,乌云滚滚,雷声阵阵,包公对差役们说:“眼见大雨将至,大伙儿赶快动手,帮村里人收麦子去。”众人一听,分头去帮农户们抢收麦场。不一会儿,天上下起雨来,暴雨下了一个时辰,雨过天晴,包拯拜别了父亲和嫂娘,告别了众乡亲,到定远上任去了。


合乐娱乐平台 www.hlyl588.com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梓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