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哪里是家

2020-08-11 05:58:14 来源:美梓网

哪里是家作者: 绿叶愺 江城晃着身子,在昏黄的灯光晕染中一步步挪动,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这样狼狈地回家。他的每一次还手、挣扎只会给他带来更大的疼痛,什么时候才是头呢……脸上的伤带着火辣辣的痛,刺激着小城那双澄澈的眼睛,两串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,夹杂着脸庞的青与紫。江城走到一处平面房,摸索到了家门,轻轻一推便进去了。江城家的门是不需要锁的,因为——家里除了病着的母亲躺的木板床、灶台和锅碗瓢盆,再找不出什么像样的物件来。江城挺直了身子,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来到母亲身边。“是小城吗?小城回来了?”李芳支撑着身子要起来,感觉身旁有人在帮她,就朝着那人的方向,皱着眉头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家里没有灯,只有门前的路灯透露出一点光芒,江城棱角分明的脸庞在隐约的灯光中明亮起来。江城别过头,把自己埋藏在黑暗中,才对着李芳说:“是我,妈,我回来了。”李芳看着自己的儿子躲躲藏藏,好像不愿让她看见,心里黯然,儿子大了,知道家里有个病怏怏的妈,还有个赌鬼老爸,定是怕别人笑话。江城听到妈在叹气,每一声都似乎带着无比的辛酸和沉重,大概是妈误会他了,他急忙张嘴要作解释,可一想,告诉妈自己被人打,岂不更然妈伤心难过嘛!无奈之下,只能静静听着妈一声声的叹息。等李芳做好了饭,一个人就极其不自觉的从门口飘了进来,径自找了个座位坐下,拿起筷子就要开吃。江城用脚一踢,对着那人说:“哥们儿,这么不自觉啊。”那人一听,不好意思的看向李芳,笑道:“对不起呀,李妈妈。”李芳眼中含笑,亲切的对他说:“黑子,说什么对不起呀,知道你喜欢吃我做的菜,今天想必是早上没吃好,来,多吃点。”说着,给黑子不断加菜,黑子小碗里像是堆起了一座小山。黑子是江城患难时遇见的朋友。江城被人欺负,黑子恰好从旁路过,见此情形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个拳头就抡了上去。事后,两个人都受了不少伤,但黑子说,与其让这些伤落在一个人身上,倒不如两个人挨,分担一些痛。从此,两个人的来往也密切起来,成了朋友。趁李芳不注意,黑子凑到江城脸上,低声说道:“兄弟,我说怎么今儿个坐到背光的地儿了,原来是挂彩了呀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是谁打的?找他算账去!”李芳转过身子,看到黑子贴在江城脸上,嘀嘀咕咕说着些什么,而江城看到李芳转身,急忙用胳膊捅了黑子两下,黑子这才反应过来,拿着饭碗坐好,低下头一阵猛吃。“你们两个说什么呢?怎么一看到我就不说了?”李芳的眼光扫过黑子和江城低垂下的脑袋,最后锁定在了江城的脸上。江城一看不好,急忙用脚踢了踢黑子,只见黑子十分淡定地对李芳说:“没什么,我觉着江城那小子的皮肤不错,就凑上去摸摸,问问他是如何保养的,简直和姑娘家的一样。”说着,眼睛瞟了瞟江城,嘿嘿的笑着。吃过饭,李芳要去收拾厨房,两个人就又聚在了一起。江城假装怒道:“你小子,竟然说我是姑娘。”黑子嬉皮笑脸的应着:“都帮了你,顺便贬你一下又怎么了。”黑子又看了一眼江城的脸,对江城说:“你家的钱都是你爸给的,我看得出,你爸给李妈妈的钱是越来越少了,可为什么每天的菜还是和平常一样?你想过没有?”黑子一说,江城愣住了。爸给妈的钱真的少了吗?妈最近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啊。对了,这些天我回来的时候妈好像才回来,而且,变得更忙了。“妈最近恐怕多找了几份工…瞒着咱们把钱挣回来了。”黑子拍拍江城的肩膀:“咱们得出点力了”“你说,怎么做?”江城知道,黑子一定是有了打算。“我听说林家要办酒席,办酒席就需要人帮忙,一帮忙就缺人手,我想,咱们俩去试试?”江城觉着可以,就一口答应了黑子。第二天,黑子带着江城走了好久,才找到林叔叔,林叔叔带他们来到林家办酒席的饭店,江城浑身不自在,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瞧,直到一个老头慢悠悠的走来,其他人才转过了头。“您是?”老头态度十分恭敬,双眼注视着江城的眉目,带着深深的疑惑和一点欣喜。“我是来帮忙的。”“我们见人手不够就想来帮帮忙”黑子嘴快,老头也不多说,叫了个人把他们带走了。望着他们的身影,老头更加疑惑了,林叔叔给了老头一个眼神,脸上都渐渐露出了笑容。江城却全然不知地布置场地,黑子也忙得顾不上他。江城手脚笨重,手中的活很快就被人接走了,一个人晃荡在饭店门口。这个时候,林潼出现在了江城面前。二话不说,拉着江城就走,到了包间里出手就打。江城被打得晕晕乎乎,更感到莫名其妙,都忘记了挣扎。只记得林潼对他说,“你休想替代我,你永远都只是个没人要的野种。”后来,他听见黑子在叫,林家的亲戚朋友这时候都赶来了,见此情景,急忙把二人拉开。林潼对着家人又哭又喊,显得好不冤屈。老头又缓缓走来,对着哭闹地林潼大喝一声:“闹什么!本来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不打算教训你,如果你再这样闹,我决不饶你!”说罢,忿忿转身,扶起江城,柔声宽慰道:“孩子,林潼这孩子不懂事,你别介意。”江城拍拍身上的土,点了点头。老头把江城带到隔壁的包间,关上门,遮住了无数困惑的眼睛。林潼仿佛懂些什么,急忙让大家回去继续帮忙,再安置亲戚就席,然后溜到包间门外,俯身偷听。包间中的谈话才刚刚开始。“你…有家人吗?”“有,我妈病着,我爸天天赌博,不知道去哪儿了。”江城感到奇怪,老头问这些干什么。“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?”老头问得有些急,一时间呛着了,咳个不停。门外的林潼更是焦急不安,只要江城的一个“不是”,他就会成为一个没人要的孩子,送到那个所谓的生母家,他不敢想像离开林家,他不要,不要离开。“是。”江城回答得很果断,老头的眼光竟黯淡了,眼里盛满了失望“唉,你长得那么像,竟也不是,恐怕是找不到他了。”林潼暗自庆幸,看来江城他爸是骗自己的,根本就没有什么狸猫换太子的故事,自己就是林家的人。“林潼,你怎么在门外?”林潼大惊,扭头一看,竟然是黑子和爸爸。“正好,你也进去,有些事情要说一说了。”林潼知道,事情该来的还是要来,也不多说,伸手打开了包间门。“林叔叔”林潼见黑子叫住自己的爸爸,也跟着停了下来。“江城一定要……?”林潼爸爸犹豫了,但是,还是点了点头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老头一见林潼他们,叹了一口气。“爸,我找到他了。”说完,林潼爸爸看了一眼江城。“他…他在哪儿?”老头早已耐不住性子,紧紧抓住林潼爸爸的手。“就是你眼前的江城啊。”黑子站了出来,。老头听后,再次把目光移到了江城身上。江城更加感到奇怪,怎么又扯到他身上了呢?急忙开口:“林叔叔,这是怎么了?”“是这样的。”林叔叔在沉寂中首先开了口“我家曾经因重男轻女而十分重视我妻子的第一胎,而我由于道听途说,误认为我妻子腹中是个女孩,但为了不让妻子受到家里的冷落,我在孩子出生后看也没看就把他送走了,换来了另外一个男婴。”“可是,我妻子宁愿离婚也要找回那个孩子。我听说,她找到了,那个孩子被一个赌鬼收留,她与那个酒鬼结了婚,一直抚养着那个孩子。”站在一旁的老头慢慢转过身,说道:“当我们见到她的时候,才发现,这么多年她都一直住在这附近,她还告诉我们,当初的孩子是个男婴。”“我们想见见那个孩子,可她不肯,无奈之下,我们就去找。可是,她竟然先一步搬了家,之后只要听说有这样经历的男孩,我们都会带到面前瞧一瞧,可惜,还是找不到。”“不,江城就是你们要找的人。”黑子的脸上的神情是那么坚定。“林潼恐怕比我们每个人都更清楚。”林潼支支吾吾,不敢说一句话。“快说!”老头大喝。“前几天,江城他爸找到我,他…他当时喝醉了,对我说我马上就要变成没人要的了。我开始不理他,但他缠着我,说,他儿子就要变成有钱人家的孩子了。他还说,捡来的儿子居然也能带给他那么大的福气,等到他儿子的亲生父母来带走他时,向他家人要一大笔的钱,好好享享福。之后,他喝得更醉了些,给我讲了江城是怎么来到他家的,他又是怎么样不花一分钱娶了媳妇的……”听完,江城的脑袋里似乎钻进了上千只蜜蜂,这故事的主人公怎么会是他。林潼突然放声大哭:“我知道我是个捡来的孩子,但我不想离开这个家……真的,你们不要赶我走……。”林叔叔扶起林潼,和老头三个人抱在了一起。黑子拉着江城回到了家,李芳仔细看着江城,江城却呆呆盯着门外。忽然,江城似乎下了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,手搭在李芳的肩上,轻轻拥抱着李芳,说:“妈,咱不换,咱们在一起。”夜晚,母子之间的私语声久久荡漾在炎热的风中。林家也有人不能安眠。林叔叔问老头:“你真的那样对他说了?”“嗯。只能让江城一人回来,他毕竟是我的孙子。如果他不回来,我可以供他们母子生活。放心吧,他一定会回来。因为他是我的孙子,是个男孩子。”“恐怕,您要失望了。”“为什么?”老头不相信。“因为他是您的孙子,我儿子,但您别忘了,他还是她的儿子。”第二天。林叔叔、老头、林潼仍然在包间等着,但江城迟迟没有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黑子带了封信给老头,只见上面写着“我已经有了家,只是不完整。林家,已经完整了。”林潼的泪从眼角轻轻滑落,江城,谢谢你,给我一个没有替代的家。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梓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