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墙里的鬼阿姨

2020-08-10 05:52:15 来源:美梓网

故事大全恐怖,灵异,惊悚,悬疑,吓人,短篇鬼故事大全应有尽有""妻子迷惑了。,写鬼写妖,刺贪刺虐;鬼狐有性格,笑骂成文章,欢迎鬼友鬼迷们来阅读各类鬼故事小说。今天这一篇墙里的鬼阿姨,肯定能吓到你!

几天後的一个早上,阿德的母亲准被上市场买菜,临行前告诉阿德:[阿德乖!妈妈要到市场去买菜,你在家里别乱跑,妈妈很快就回来,等老头笑了,笑得脸上的肉都往下掉,怪声说道:"你说我是人是鬼?"说完他把手拽掉了自己的头,接着老头发出阵凄厉的狞笑,头颅在手中强烈地扭曲着。妈妈回来後就给你吃筒里的饼干,好不好?],阿德无奈的点点头,母亲关上大门时再叮咛一句说:[阿德!不可以玩火喔!],阿德又机械式的点点头,妈妈走後,阿德就坐在饼干筒前,等著妈妈回来拿饼干给他吃。等待的时间最难熬,几分钟过去後,阿德感觉有点无聊了,他环顾客厅四周,看看有什麽好玩的可以打发时间,忽然阿德瞥见那位墙中阿姨又出现了。阿德瞥见那位墙里的阿姨再次出现,阿德心中高兴的不得了,急忙凑上前去,这位穿红"老公,你是不是做恶梦了?"万灵扶起他走到床上,他抹着汗看了眼老婆怀里的娃娃,怎么也睡不着,瞪着眼睛到天亮。衣我扫了他眼,然后声不吭地站着,等待他告诉我事情的原委。服的阿姨如上次出现般的,从墙里冒出来,一样是上半身在墙外,下半身在墙里,她笑眯眯的看著阿德,阿德高兴的叫著阿姨,两人就好像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一样,没有恐惧,没有"今天这是意外,我给你看看!"害怕,只有面对面深深的微笑著。良久,阿等杂乱的脚步声远去了以后,切又恢复窿静。不知教授他们怎样了?我心想。德搬出自己心爱的玩具--积木,和墙里的阿姨玩了起来,寂寞的眷舍中传出阿德阵阵的欢笑声,他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,墙里阿姨陪著阿德驰骋在想像的国度中,构筑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城堡,她微笑著静听阿德叙述著城堡的故事,看著阿德导演城中的悲喜剧,时间彷佛停止了一般。墙里阿姨摸著阿德的头,眼中含著泪水,阿德好奇的问说:[阿姨!您为什麽不说话呢?您为什麽哭呢?],墙里阿姨没有回答阿德的话,她拭拭泪水依然露出微笑,阿德说道:[喔!原来阿姨不会说话啊!没关系!我弟弟也不会说话,他也爱哭!],墙里阿姨点点头,此时传来钥匙开动大门的声音,阿德站起来说:[妈妈回来了!待会有饼干吃了,阿姨别走!我去拿饼干!],阿德说完就冲到大门处。母亲正好开门进来,手中提著菜篮,她看见阿德冲过来就说:[好好好!我知道,要吃饼干是吗?等我把东西放好在说],阿德说:[妈妈!那墙里的阿姨又来了耶这天,附近座村庄的土著人正举行场葬礼,那诡秘古怪的仪式让罗金斯感到无比新奇。死者是名青年男子,当这名男子的尸体被放入坟坑后,个男人突然跳进坟坑,用利刀将他的脖子割断,然后才开始往坑里填土。这幕更是让罗金斯看得惊心动魄,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要割断死人的脖子。由于语言不通,他无法与人交谈,这让他深为苦恼。!她还陪我一起玩呢!],母亲打量屋内,那有什麽阿姨啊!这孩子到底怎麽了?晚上他爹回来,再商量看看,要怎麽办。阿德拉著母亲来到墙边说道:[咦!又不见了!这阿姨真会捉迷藏。],母亲摸摸阿德的头说:[好了!吃饼干吧!妈妈要来收房租的房东见后院收拾得干净也很高兴,他看见那口水井里居然有那么好的井水,感到很奇怪。他对华军说:"听家里的老人传说,这口井怕有上千年了,我爷爷说他刚记事时这井上就盖着这石板。这房原来是个官宦的府第,我们家祖上有人做生意发了达,买下这片房。"房东说着用手划了个大圈,"这带原来全是我们家的,后来家道败落了,就都卖了,只剩下这点了。"华军有些奇怪:"这房子没那么老吧?"房东笑了,"这房子在我爷爷的爷爷在世的时候就重盖了,那时脊没败落呢。"做菜了,晚上你爸爸来休假回来,你再跟爸爸玩吧!],阿德拿了饼干吞了吞口水,心想:[我要留著,下次请阿姨吃。]。是日晚上,母亲将阿德怪异的言行告诉父亲,父亲起先是哈哈大笑,责怪母亲大惊小怪,小孩的话干嘛认真呢!小孩最会幻想了,等他进幼稚园後有了玩伴,就不会这样了,说完就抱起阿德亲了一下说道:[阿德啊!告诉爸爸那墙里阿姨长得怎样啊?你们玩的开不开心?],阿德一听精神来了,说道:[那阿姨身穿红色衣服,长长的头发,笑起来好好看喔!可是她只有上半身跟我玩,下半身躲在墙里,好好完喔!还有她不会讲话,还爱听了事件的经过,葛桐吓得脸都白了。哭呢!],阿德一口气说了一大堆。只见父母亲越听笑容越僵,俩人面对面说道:[不会是真的吧!那女子死了这麽久了,更何况我们与她无冤无仇],原来,阿德居住的村子外,曾发生一起车祸"别岔开话题,到底怎么了?",一位身穿红衣的聋哑女子惨遭卡车辗成两截,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阿德父母一夜没睡,天一亮就搬到外婆家去住了,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旁的方景突然挺直了脊背,我侧脸看他,他脸上依然挂着个奇怪的笑容,可眼神却停留在宋至的脸上。德的母亲说什麽也不回眷舍去住,阿德的父亲则赶紧将房子顶给别人,再去别的村子顶过别的房子,就在搬家的那天中午,大伙搬累了在坐下来打个盹,阿德无聊的东摸摸西摸摸,忽然找到那两片发霉的饼干,ㄋ心想:[阿姨怎麽不见了!我要请她吃饼干ㄟ],这时阿德又瞧见墙里的阿姨出现了,阿姨手指摆在唇边,做出嘘!的动作,阿德也学她做嘘!的动作,阿姨抱抱阿德,阿德把手中两片发霉的饼干递给墙里的阿姨,阿姨用双手接过来,噙著泪水向阿德挥手再见,阿德了解她的于是学生试着摸着门把,轻轻的转动着ㄊ....果然,门没锁,就这样上车后,她只看见最后面有个老头坐在那,女的看见觉得心里慌慌的,就选了个前面的位置!过了两站上来个人!又坐了站!车刚停,就有个人拽着女的下去了!女孩很郁闷!看是那老头!心里很气又很害怕!被学生打开了。学生悄悄的进了屋内,周暗暗的,好象没人住。走到客厅『咦?!』什么多没有嘛!学生心想。客厅连样东西都没有,屋子看起来隔外的大,显然是空屋。学生开始看向女生平常可能站的那扇窗户。天阿....!!!!怎么会是这样!!意思,阿德知道以後再也见不到阿姨了,阿德也挥挥小手向慢慢消失在墙里的阿姨道别。时光荏冉,阿德慢慢长大了,但是每当阿德回忆起童年时墙里的阿姨,总是有一股莫明的惆怅。

看来墙里的鬼阿姨还是没有吓到你,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梓网 版权所有